• <small id='hnjiatian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njiatian'>

    <bdo id='hnjiatian'></bdo><div id='hnjiatian'></div>
      <tbody id='hnjiatian'></tbody>

        <i id='hnjiatian'><div id='hnjiatian'><dt id='hnjiatian'><q id='hnjiatian'><span id='hnjiatian'><b id='hnjiatian'><form id='hnjiatian'><ins id='hnjiatian'></ins><div id='hnjiatian'></div><sub id='hnjiatian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hnjiatian'></legend><bdo id='hnjiatian'><pre id='hnjiatian'><center id='hnjiatian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hnjiatian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div></i><div id='hnjiatian'><tfoot id='hnjiatian'></tfoot><dl id='hnjiatian'><fieldset id='hnjiatian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1. <tfoot id='hnjiatian'></tfoot>
        <legend id='hnjiatian'><style id='hnjiatian'><dir id='hnjiatian'><q id='hnjiatian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  乌鸡白凤丸丰胸成功|蘑组词2个字

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更新:2020-06-02 03:46

        乌鸡白凤丸丰胸成功|蘑组词2个字

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是星期天,也是黑市拍卖会的日子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大早,赵琦还是先去了古玩城的早市,好不容易来一趟,早市可不能错过,说不定就遇到好东西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今天的运气也确实比较好,花了一万多买到一只价值三万多的乾隆斗彩花卉小碗,算是捡了个小漏,令他心情大好。

            赵琦昨天接到了拍卖会那边的电话,问他现在住的地方,还让他在今天等待就行了。只是他和瞿俊民一直等到吃过午饭,都没有人联系他,让他都以为对方放了他的鸽子。

            正当赵琦和瞿俊民心里都犯着嘀咕时,拍卖会那边的人总算联系上了赵琦,说是在酒店的停车场等他们。

            两人一起下了楼,到停车场找到了车。

            接待的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相貌普通,属于那种挤在人群中找不出来的普通人,他一脸严肃,好像别人欠了他的钱一样。

            男子先做了几个手势,这是事先约定好的暗号,赵琦也立刻做了回应,之后做了介绍。

            男子说叫他小李就行了,他让赵琦跟瞿俊民当着他的面,把手机关了,并警告他们,拍卖会结束后回到这里,才能再开机,如果违反规定,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。

            赵琦和瞿俊民都照做了,之后,赵琦又出示了十万现金,这也是拍卖会一方要求的,如果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,也就别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汽车是一辆商务车,后座和驾驶室中间拉着帘子,再加上后排的玻璃都贴了膜,很难从里面看到外面的景象。

            两人一开始还闲聊了几句,但因为有外人在场,有些话也不能说,只能沉默下来,过后干脆就闭目养神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汽车开了两个多小时,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的意思,赵琦心里也不由犯起了嘀咕,不会运气不好,遇到绑架吧?

            正当赵琦胡思乱想,有些想要发问的时候,车子停了下来,前面开车的小李也说道:“地方到了,下车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赵琦跟瞿俊民下了车,发现这里是一处靠近山区的地方,在他们面前有一幢别墅,门口有好几个大汉在那守着,赵琦还发现,四周有不少的监控摄像,估计只要一有异动,就能做出反应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一切,赵琦到觉得理所当然。

            古玩地下黑市交易一直就存在着,而且是屡禁不止,无它,利润惊人。尤其是在这个全民收藏的年代,更有大举泛滥的趋势。不要说是古玩的行里人,就是普通老百姓,都可能略有耳闻。

            一般来说,黑市交易的风险,相比起光明正大的拍卖会,不管是货物还是财物方面,无疑都有着更大的风险。

            至少,一般的正规拍卖会上出售的东西,来历应该是没有多少问题的,而且,大型拍卖会上的拍品,也会有专家团队把关,大部分拍品的质量还是有所保障的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古玩黑市中的交易东西,来历上就五花八门,可能是出土文物,也可能是偷来的,或者是抢来的。购买这样的东西,自然有着不小的风险。

            而能够举办黑市拍卖会的,没有点手段肯定是不行的,也肯定没有多少道德观念,客人的生命财产安全,肯定没有那么有保障。要是运气不好,搞不好会人财两失。

            说起来,要不是这次拍卖会是刘南齐介绍来的,安全保障要高一些,赵琦来不来还要好好考虑才行。

            言归正传,经过保安检查,赵琦和瞿俊民手里多了两张相邻的号牌,这是他们的座位号,必须按号入座,否则会有麻烦。

            两人走进别墅,发现里面的人已经不少了,赵琦趁机打量四周,整个大厅很宽敞,座位基本都是两人座,能够容纳五六十人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时,前面视线比较好的位置已经坐满了,估计有二三十人左右,赵琦他们的位置比较靠后,光线不是很好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原来黑市拍卖就是这么回事。”瞿俊民嘴里嘀咕了一句,坐了下来,显然现场的环境让他多少有些失望。

            赵琦也坐了下来,笑着说:“那你还想怎么样,难不成搞得像酒会一样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至少空气应该好一点吧。”瞿俊民一手掩着鼻子:“我怀疑,在这处地方待上半天,得肺癌的机率至少要提升百分之五十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瞿俊民的诟病到也正常,现场大部分都是男的,其中又有许多都是老烟枪,在等待期间,无事可做就抽起了香烟,导致房间里烟雾缭绕,刚才打开门的一瞬间,赵琦他们以为里面发生火灾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熬一下吧,你想这是什么地方,肯定不可能长时间在同一地点,基本上都是打一枪换个地方,哪有时间准备充分?”赵琦呵呵一笑。

            瞿俊民说了几句牢骚话,就转移了话题,说话时,一双眼睛四处打量,看看里面有没有熟人。只是一圈下来却发现,能够确定是商都古玩圈里的人,只有四分之一左右,剩下的都可能是外地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兔子不吃窝边草怎么着?”

            瞿俊民心里嘀咕了一句,突然,不远处闪过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,嘴里不禁发出了一声轻咦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琦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,我刚才好像看到郑晓光了。”瞿俊民讶然道。

            赵琦也有些意外,郑晓光在这个地方干嘛:“难道他是准备把手里的藏品卖掉?可是,不应该啊,黑市上的东西可比汪上正规拍卖会,都比较便宜,他的东西都是父亲传下来的,来历没有问题,完全可以上拍卖会,哪怕拿到古玩店里出售,也都比这里好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黑市交易当然要便宜的多,否则在场的又不是傻子,干嘛冒风险来这里买东西?

            瞿俊民也同意赵琦的观点,觉得郑晓光在这里出现,应该不是为了想要把藏品变现,但如果不是这样,又为了什么?这让他心里充满了问号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会不会是我看错了?”瞿俊民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别管他了,郑晓光在这里和咱们又没关系,如果能见面,我可以把当初和他的约定完成,不行也没关系。”赵琦对这件事情看的很开,不过他说话的时候,也看到了一位熟人。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