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mall id='hnjiatian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njiatian'>

    <bdo id='hnjiatian'></bdo><div id='hnjiatian'></div>
      <tbody id='hnjiatian'></tbody>

        <i id='hnjiatian'><div id='hnjiatian'><dt id='hnjiatian'><q id='hnjiatian'><span id='hnjiatian'><b id='hnjiatian'><form id='hnjiatian'><ins id='hnjiatian'></ins><div id='hnjiatian'></div><sub id='hnjiatian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hnjiatian'></legend><bdo id='hnjiatian'><pre id='hnjiatian'><center id='hnjiatian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hnjiatian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div></i><div id='hnjiatian'><tfoot id='hnjiatian'></tfoot><dl id='hnjiatian'><fieldset id='hnjiatian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1. <tfoot id='hnjiatian'></tfoot>
        <legend id='hnjiatian'><style id='hnjiatian'><dir id='hnjiatian'><q id='hnjiatian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  男人的天堂网2018观看国产精品_小草在线视频观看免费观看

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更新:2020-05-27 15:24

        男人的天堂网2018观看国产精品_小草在线视频观看免费观看

            石小凡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,谁有这么大能力,居然能让赵祯不惜一切的护着他。怕是就连自己,也没这待遇吧。

            像是金县令,其实是罪不至死的。石小凡也知道,赵祯虽然嘴上骂的凶,实则不会杀他。

            谁知道赵祯不但杀了,而且还是立即执行那种,这与一向仁慈的他不大一样。

            满朝文武,说有这能力让赵祯如此袒护。王室宗亲、或者是吕夷简?

            这件事恐怕得不到答案,为了保住这个人,赵祯竟然把书信烧了。这种事不该问的千万别去问,否则就是自找麻烦。

            自己虽然与赵祯关系很铁,可毕竟人家是皇帝。一个帝王,总会有许多不该让他人知道的秘密。既然赵祯不想知道,自己再问那是找死。

            杀了金县令,其他的衙役们魂飞胆丧,莫不是要被诛连吧。还好赵祯终于显示了他仁慈的一面,他一拍惊堂木“金县令欺上瞒下鱼肉百姓,与尔等无关。望尔等日后秉公守法,否则国法难容!”

            堂下众人瑟瑟“谢陛下恩典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众人退下,展将军留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展云鹏应该是看过那封信的,赵祯留他下来目的一目了然。石小凡也不敢多言,规规矩矩的跟着众人一起施礼退了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展云鹏一拱手,赵祯看着他说道“此信还有谁看过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回陛下,臣看了一眼,但敢事关重大,不敢擅作主张,臣并未知信中内容。”展云鹏如实回答。

            是的,当展云鹏发现了这封密信,他打开第一眼看到署名的时候就魂飞魄散。哪里还敢看书信中的内容,当下胆战心惊的把信交给了赵祯,这种秘密知道的越少越能活的长久。

            赵祯“嗯”了一声,冷冷的道“此事你勿需烂在肚子里,若是你敢泄露半个字,展将军,朕会杀你全家!”

            展云鹏吓得一个哆嗦,慌忙跪地道“微臣不敢,臣万万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赵祯点了点头“石小凡也不许告诉,明白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赵祯单独把展云鹏留下,石小凡也猜到了,怕他告诉自己。展云鹏是谁,神卫军主将,跟着自己去西北打仗的部下。

            展云鹏是曹小梅父亲的部下,后来因为杀嗣秀王的事,进了石府做家丁。再后来跟着石小凡一路立功,当上了神卫军主帅。

            此人是石小凡的心腹,赵祯不得不以皇权来压他“你若是告诉了他,你就是违抗朕命的千古罪人。忠臣流芳千古,奸臣遗臭万年。朕不让你告诉小凡也是为他好,他若是因你而受了牵连,那也是你之大罪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展云鹏惶恐不安,伏地颤抖“臣立誓,绝不敢告诉驸马爷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。往后行程,小凡自会告知与你。你们沿途不可惊扰百姓,无朕命令,不可入城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臣领命!”

            展云鹏是一路擦着汗从雍丘县衙门走出来的,石小凡见到他的时候,也并没有问他那封书信的事,这让展云鹏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            石小凡拍了拍他的肩膀“云鹏啊,我们接下来会去南京应天府,你带兵到此地城外五十里驻扎。记住,万不可暴露行踪,若是我们有事,自会通知与你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展云鹏一拱手“好的小公爷,在下这就去吩咐下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石小凡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摆了摆手“去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他真是差点忍不住,好奇害死猫,石小凡是真的想知道那封书信的幕后是谁。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,展云鹏没说,自然是赵祯的命令。自己逼他,只会让他陷入两难。

            最终他还是压住了自己强烈的好奇心,曹小梅却忍不住“小凡哥哥,你有没有发现陛下好生奇怪。你说,那封书信到底是谁写给金县令的,展云鹏一定知道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石小凡叮嘱她“好了,不该问的别问。这事和咱没关系,小梅,你也万万不可在官家面前问及此事明白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这点道理曹小梅其实还是懂得,她点了点头“我知道,官家不想让人知道。咱们问了只会有害无益,走吧,咱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,得看陛下的意思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凌天扬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“外甥,你说这陛下跟着咱们一起出来多别扭。要不,我先回京去,你们陪着陛下玩儿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二舅,我给你找了个好差事。”石小凡也神秘兮兮的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差事,什么差事?”凌天扬有些惊喜,也有些期待“你是不是想把我安排进神卫军里去,我看他们的将军了,好像对你很是尊敬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曹小梅洋洋得意“那是,展云鹏可是小凡哥哥带出来的人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凌天扬大喜“太好了,终于又可以进军营了。外甥啊,你和他说说,我想进神卫军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像是凌天扬这样,不想成家也不想立业,唯独就习惯想进军营当兵的,还真是少之又少。

            石小凡微微一笑“咱们去南京应天府,你给官家的马车赶车,你来做御前车夫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!”凌天扬大吃一惊,差点吓出尿来“我、我、我给给,给官家,赶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没错,你给官家赶马车。这事呢我已经跟官家打过招呼了,官家也应了。二舅啊,加油,你行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凌天扬大怒“石小凡,你就变着法儿欺负我吧你就!”\0

            “二舅你怎么这么说,我是为你好,让你和官家多亲近亲近,混个脸熟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谁是你二舅,我没你这样外甥,你忘了是谁替你打架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一说起这个,石小凡龇牙咧嘴感觉浑身巨痛起来。被几个衙役打的着实不轻,石小凡解开衣襟,右胸前肋骨淤青一片。

            曹小梅一看大惊“小凡哥哥,你、你这是怎么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石小凡冲她微微一笑“没事。”说完,咕咚一声,登时晕了过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曹小梅魂飞天外,狗腿子们肝胆欲裂。众人手忙脚乱,抬着石小凡急往城内郎中那里跑去。

            熊山他们下手极重,开始石小凡都是在强忍着,实际上他已经受了不小的内伤。此时伤势发作,登时晕了过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

            手机请访问

            。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