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mall id='hnjiatian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njiatian'>

    <bdo id='hnjiatian'></bdo><div id='hnjiatian'></div>
      <tbody id='hnjiatian'></tbody>

        <i id='hnjiatian'><div id='hnjiatian'><dt id='hnjiatian'><q id='hnjiatian'><span id='hnjiatian'><b id='hnjiatian'><form id='hnjiatian'><ins id='hnjiatian'></ins><div id='hnjiatian'></div><sub id='hnjiatian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hnjiatian'></legend><bdo id='hnjiatian'><pre id='hnjiatian'><center id='hnjiatian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hnjiatian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div></i><div id='hnjiatian'><tfoot id='hnjiatian'></tfoot><dl id='hnjiatian'><fieldset id='hnjiatian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1. <tfoot id='hnjiatian'></tfoot>
        <legend id='hnjiatian'><style id='hnjiatian'><dir id='hnjiatian'><q id='hnjiatian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
        豪门甜妻第一名媛|岳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

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更新:2020-05-27 13:33

        豪门甜妻第一名媛|岳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

            苏亿左右牵着右手臂,与小杰并肩走着回家。不时往小杰那看,小杰依旧心情没有好转,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。本来夜晚的城镇就显得沉寂,两人之间也没有交流,让苏亿更闷得慌。所以想着说些什么来打破安静。

            忽然窜到小杰面前,从脖子间抽出玉坠,仰起脖子对着小杰说,“我带起来好看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小杰对于苏亿突然出现在眼前,有些惊到。刚才自己因为正想着一些事,而没听到苏亿说了什么。一脸茫然地看着她,见她仰着脖子,手拿着玉坠,眨着眼睛看着自己。便猜测是再问如何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怕说错话,便使劲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    不过,仔细一看。这个玉坠真的很适合苏亿,青绿色的玉坠与她洁白无瑕的脖子相称。她的脖子细而修长,一直向上延伸勾勒出形状姣好的下巴。让人忍不住想拂上手轻捏。

            见着了小杰点头,苏亿心满意足地退回到与他并肩的位置。不过,空气好像又一下子变得安静了,与方才的景象如出一辙。似乎刚才讲话的是风一般。

            就这样,两人慢慢地走着。

            这时,小杰突然意识到,今日的苏亿好像话不多。平时回家的路上,她总是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将所有那日经历过有趣的事都像他诉说一遍。可现在她却只一言不发地陪着他慢慢地走,奇怪啊。

            后来,小杰一想。原因就出在他身上啊,因为他低沉的情绪影响到了苏亿。看着苏亿想说话又不敢说话的小脸,小杰很自责,什么时候自己也这么糊涂了。叹了口气,脱下自己的外套披于穿的单薄的苏亿身上。

            感受着从外套中传来的温暖,苏亿更往里钻了钻。抬起头来对着小杰不好意思地笑着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一声心疼的道歉从喉咙中发出。“没保护好你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才没有对不起我。”苏亿能透过他的眼眸感受到他此时的痛苦自责,迈出脚步靠近他。环抱住他的腰,侧着脸蛋靠于他胸膛。轻声细语地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该谢谢你才对,谢谢你出现在我毫无希望的人生里。你已经对我有太多的恩情了,所以以后不要说对不起这样的傻话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作出这么大胆的举动,苏亿自己也没想到。说完这一番后,害羞感才慢慢袭上心头。这时候撒开手有些破坏气氛,继续抱着又有些异样的情感。虽是这样想着,身体还是挺诚实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抱着小杰腰身的手越环越紧,整个脑袋感觉都要钻进小杰身体里似的。闭起眼的小脸,嘴角上扬。

            小杰瞳孔微颤,苏亿难得的煽情。在他心中苏亿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。抬起手掌,揉了揉怀中的脑袋,“我答应你的事,一定会办到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“楚爷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楚皓天正与人在书房下着棋时,一位长袍男子敲门入内,似有要紧事通报。可楚皓天不作理会,只是用手指的关节在桌面上轻敲,便重新看着棋盘陷入沉思。

            长袍男子退于一边,站得笔直。神色虽有些紧张,可还是在一旁静待楚皓天的吩咐。

            坐于棋盘对面的男子,吊儿郎当翘着腿,抿着下唇摸着下巴的细碎胡渣,看着面前全部心思放于下棋上的楚皓天,“你怎么还是老样子,下棋不喜欢人打扰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楚皓天双指夹起一颗白棋,放于棋盘上,便形成了死局,让男子走哪哪不是。便也只能拍起手掌,认起输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是老样子,棋技一点也不见增长。”楚皓天似乎也没有太大情绪起伏,说话依旧没有语调变化,一边收拾着棋盘,一边问,“你也不会单纯只是想来找我下棋这么简单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啧啧啧,知我者,楚兄也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男子向着楚皓天套近乎,耍赖似的笑着。随后站了起来整理整理皮衣上的皱褶,看了一眼还在一旁的长袍男子,“不过楚兄贵人事忙,小弟我也不打扰你了。今天先就这样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说完便大步向门口走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白管家,送吕公子离开。”虽然是这么吩咐着,可楚皓天注意力不在要走的男子身上。一颗颗把棋子收拾的整齐,按照顺序摆好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哎,管家留步,我自己走就行了。”长袍男子稍弓着腰,面带微笑送他出门。见他走远后,便关起了房门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楚爷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这时楚皓天也收拾好了,正安然地喝着茶。“什么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最近赵上将不知在哪收到消息,连续搜查了我们几队走私的队伍。北面的生意被他截断。就在刚才,东面也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楚皓天轻抿茶杯,眼梢未动。

            虽然他知道楚爷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做事沉稳。可现在迫在眉睫,赵上将很快便会找到走私的主谋,这次他不懂为何楚爷依旧无反应。“楚爷您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要是想抓,他早就行动了。”楚皓天知道白东内心的担心,便给他一个强心针。赵君昊他自然不傻,不会因为这些小走私而大动干戈。“你去跟大夫人说,先暂停,等风头过去再行动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可洋鬼子那边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让她按我说的做。还有查一下吕无琛近年的情况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白东刚想告辞,却忽然想起来,昨晚楚爷让查的女子,“楚爷,我帮您查过文清的底细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没有任何问题?

            楚皓天又喝了一口茶,心怀叵测,缓缓对白东说,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没有任何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        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